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老年天地 ---- 攀门台楼里的衣食住行(二)

攀门台楼里的衣食住行(二)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7/14/129233.html  2018/7/14 20:51:00  错误提交

                食有余

   
  “食有余”几乎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生活水平。民以食为天,食成为人们的奋斗目标。上世纪的五八年至六十年代是同龄人都共同经历过的,但殊遇各有不同,吃糠粑、剥树皮、挖草根,父母躺着流眼泪,望着儿女饿死,这些经历是刻骨铭心的,现在想想还心惊肉跳。可怜的林店尾人,即使是丰收的年份,也是半饥不饱的。

    三年困难时期,饥饿全面袭来,有些不经饿的病残者,提前进了地府。那时候我想,如果有饭吃,是多么美好啊。但这是一种奢侈的梦想,过年最好的享受是吃年糕,其实号称吃年糕都是以青菜为主,偶尔有一两片年糕夹在青菜中间,我们小心翼翼生怕没尝到它的味道,但到底还是没尝到。因为还未知是何滋味,已经咽下肚了。

    一口饭让来让去是罕见的,为一口饭争得面红耳赤,屡见不鲜。有一次,母亲把煮好的粥分成三小碗,一人一碗。母亲刚离开,二哥就提议,这三小碗粥一个人都吃不饱,不如让一个人吃了,我们抓阄,谁赢了三小碗粥归谁,结果二哥赢了。他不由分说,手疾眼快一碗一口,还没等姐姐反应过来,三碗粥已经下肚。姐姐大哭大闹,说是二哥在阄里做了手脚。二哥笑着说,粥已下肚,吐不出来了。为这事,评理评到爷爷那儿。爷爷一向不理家务事,为了平息风波拿出仅有的两角钱给了姐姐,我的两角钱欠着。

    那时候,为了一碗饭,夫妻反目,兄弟成仇,母子失和是常有的事。我的一个邻居,有三个子女,大人出门时把煮好的番薯丝分成三份,大儿子干活未归,一份给他留着,待大儿子干活归来,已经食尽碗空,知道是三弟所食,便大打出手,差点闹出人命。

    有个叫阿狗的邻居,四十出头尚未成家。一天,一妇女从乡下逃难而来,说是只要活命,愿下嫁。经人撮合,他们结合了。不料新婚的第三天,妇女竟偷了阿狗三斤粮票。为此,新婚夫妻反目。女的下跪恳求,说出实情:原来这女的有丈夫,饿得快不行了,是丈夫逼她逃命嫁人的,留在家里都得死。三斤粮票可救人一命,她已经把粮票托人带给前夫了。阿狗听罢,动了恻隐之心,只得作罢。

    那时候,三斤粮票可换一个金戒指,十斤粮票可讨一个老婆。在食物极度匮乏的年代,凡是猪能吃的,全给人吃了,猪不吃的试着吃。奶奶有胃病,吃不得草根树皮。她吃了糠粑,拉不出来,后来爷爷用手帮忙才拉出来,奶奶从此宁死不吃糠粑。我永远不会忘记奶奶临死的情景:爷爷不知从哪儿弄来三两米,煮成粥,端给奶奶。奶奶喘着气说:“已不行了,吃了也是白吃,你自己吃吧,不然你也会饿死的。”两人推来让去,粥倒在被子上。爷爷舍不得粥就这样没了,用舌头舔干被子上的粥。奶奶看着爷爷,然后断了气。奶奶虽是小脚女人,却是大家闺秀,想不到结局如此凄惨,她在我们的生活旅程中留下极其沉重的苦涩与酸楚。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奶奶想的全是别人。一个财主家的千金,生了七个儿子,居然没有一个儿子让她吃上一顿饱饭。这种看似无情而实属无奈的事情,是如今的年轻人无法理解的。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 郑扬松 
[责任编辑:孤山]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特色栏目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