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水绕一村 文澜不竭话龙川(下)

水绕一村 文澜不竭话龙川(下)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3/8/125540.html  2018/3/8 15:26:00  错误提交

 

温泉寺

温泉井

 

    龙川是个“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地方,除上期《水绕一村 文澜不竭话龙川(上)》所述内容外,还有众多名胜古迹与人文历史。

龙川第一泉

     过去龙川有“七井八仙岩”之说。村民介绍,“七井”指的是直陇碓的“老井”,赵氏第七房祠堂后的“浊井”,下村宫底的“苦井”,梅岙村的“清泉井”,四面峰山脚的“温泉井”,龙溪边的“垟溪井”,龙溪板潭背的“豹泉井”。千百年来,这些古井曾养育了龙川世世代代的儿女,后随着时代变迁,这些古井多已消失,有的被填,有的建于路基之下。

    位于季宅村温泉堂后的的温泉井是龙川保存下来的古井之一。原井呈长方形,由花岗岩长条石围砌而成。后因季宅村村民要引温泉井井水作为家用自来水,村民对温泉井进行了改造,井口用水泥钢筋进行堆高,现井口呈六边形,颇有古意。温泉井水清味冽,四季雾气氤氲,经过古井时,常可看到一缕缕青烟般的水汽,袅娜多姿地从温泉井口升腾、弥漫,氤氲出宁静而温馨的画面。村民说,此井井水冬暖夏凉,水质甘甜。当年曾满足一个千人村子的村民饮用,号称龙川第一泉。前人曾有诗曰:

    一泓碧涨暖融融,井冽,泉漫许同。

    春气暗通千峰下,阳和深贮一潭中。

    华清池上思恩泽,沂水城南共浴风。

    莫道荒村无异境,澄波常带日光烘。

 

古亭三官亭

    三官亭位于龙川季马村季宅路。据县文物记载,该建筑建于民国十二年(1921),坐南朝北,系三层六角亭阁式木构建筑。三官亭平面呈正六边形,台基边长5.30米,亭设六檐柱和六金柱,东西两侧檐柱之间用坐凳连接。屋面六坡相交成六条脊,顶部的攒尖处安装葫芦顶。各层柱向外出单跳,置瓜篮垂柱,两侧施花牙子,各层屋檐飞翘,上砌漏空花墙,并灰塑仙人像,脊头呈尖叶状。屋面阴阳合铺小青瓦,檐口施封口木,雀替、牛腿、斗拱等雕刻精美。

    该亭与附近的榕树、桥相应成趣,是季马村村民纳凉、交流的好去处,也是季马村别具一格的亭阁楼榭景观,为研究村落的形成和乡土建筑提供了实物资料。平时,常可看到老人们闲坐在亭内聊来,看到有外乡人来观看建筑,常热情地介绍建筑的由来。

老街里的古民居

文元屋

曾经的老街

    龙川曾是丽水、瑞安、泰顺等市县交界处的商品货物集散中心地,境内有龙川、中堡两条主要古街。创建于明清时期的龙川老街,历史悠久,内涵丰富。街道横跨龙川上、中、下三村,街道两侧大多为江南传统商居两用木构楼房,一般下层前为商铺,后为灶间,上层做起居室。楼下商铺店堂板可上可卸;楼上临街木格窗棂可开可闭,一些讲究的商家还在店堂门面的柱头、雀替上雕刻花草鸟兽。老街中富商达官的古民居也不在少数,单从村民们随口叫的“旗杆邸”、“石门台”、“文元屋”、“三官邸”便可知道这些老屋身家不凡。

    旧时龙川街主要有打银楼、灯笼店、弹棉店、南北货店、“益寿堂”老字号药店及清隆面馆、悦来酒店等。当时瑞安、泰顺、丽水与文成交界的一些乡镇商家都到龙川街进货,大峃、南田、黄坦的乡民生活用品也都到龙川街购买。街道异常繁华。

    如今这条曾兴盛于明清的繁华老街,已变得冷清寂静,原本长450余米,宽约2-3米的古朴街道为石铺路面,几年前路面表层被铺筑了水泥,由此街道失去了古韵。其间掺杂的新建筑,也让老街变得支离破碎,而那些建于明清的古建筑则像一位智者从过气的时尚中适时而退,显得十分凝重。走在老街,只能从老人的嘴里听听老街的过去。

浙东第三临时中学师生临时宿舍

战时的龙川

    抗日战争期间,龙川也成为省内各机构、学校的避难所。浙东第三临时中学及浙江省英士大学的财政、会计两专修科、省财政厅所办的教职员工子弟学校迁往龙川时,也给龙川村增加了历史色彩。

    抗战中后期,一些省市机关军警迁到龙川,公务人员也带家属到此避乱,因当年龙川小学不讲普通话,为使这些避乱的少年儿童能继续上学,省教育厅在龙川办一所国立教职员工子弟小学。后来随着国民党省政府的南撤,杭州英士大学各院、科也向南疏散。当年会计专修科随财政厅迁往龙川,财政专修科迁中堡,后又转到龙川三个相连的同春祠堂、娘娘宫和新祠堂。此时龙川有大学、中学、小学。早、中、晚在街上、溪边、田间处处可见学生,生活尽管艰苦,学生学习十分勤奋,清晨在溪边、山上朗读古文、唐诗,夜晚家家户户有人在烛光下看书写字。

    1942年,省教育厅在龙川又设省立浙东第三临时中学,并于当年9月开课,共设高初中11个班,学生451人。民国32年(1943)起,优先招收敌占区后撤的学生,并以成绩高低招收本地公费和自费学生。这不仅能使战乱而疏散的学生安全上学,也为本地青少年提供就近入学的机遇。

    直至抗战结束,各机构、学校才由龙川迁走。

五十二岭

五十二岭古道

    红枫古道为文成的一大特色。五十二岭古道,又称龙川古道,为我县最具特色的红枫古道之一。古道位于龙川村头村至过山村56省道边。明清古道,南北走向,全程约3.5公里。古时上通百丈漈、南田,下达黄坦、大峃,路面早期用不规整毛石,晚期用条石铺就而成。

    沿古道而上,两侧遍布枫香、松、楠、樟、榕等多种树木,途中还有五十二岭北、中、南三座单孔石梁桥。站在高处,回望龙川,一片片山林,一畦畦良田,一处处房屋,穿村而过的溪流,不禁使人想起清嘉庆拔贡、永嘉名士叶蓁的《龙川晓望》诗:“连林出近林,一水明半渡。漠漠白云深,人家何处住?”虽然古今景色存有差异,但远眺龙川,仍有种诗意的存在。

旗杆夹

 

赵超构

人杰地灵之地

    龙川素有“钟灵毓秀、人才辈出”之誉。更是古有太守、进士,近有革命先烈、著名报人等。

    太守为赵若贞,为龙川赵姓开基三世祖。元成宗(1295—1307),初任浙江黄岩知县,再迁同知,擢升台州太守。平生敬慕先贤以鉴,为官清正,颇有政声。致仕后,性好山水,返里建龟鹤亭、望月亭、琴鹤堂,并撰题妙联于琴鹤堂:“千亩苍烟秋放鹤,一帘凉月夜横琴。” 现如今琴鹤堂还在,建筑为后人翻建。

    赵廷仪(1863—1894),字卫宸,又名仲藩,号鸿翔。晚清武举人。自少颖悟,喜练武技,臂力过人。清光绪十二年(1886),补为县学武生,戊子岁(1888),中式乡试武举人。迨甲午岁(1894)应试兵部,值清廷腐败,中日“甲午战争”爆发,闻大清海陆军为朝鲜事受创于日军,义愤填膺,即纠集“义勇团”以赴前线。奈何未果,愤郁归里疾笃不起,越三月而殁,年仅31。时人杭州马叙伦为之立传。

    龙川古时名人,今人知道的不多,提起近现代,人们便会想起赵刚、赵超构。

    赵刚,字友仁,1915年毕业于浙江铁路学校,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以“铁路局行李员”的身份为掩护,进行地下工作。1927年任中共杭州县县委书记,同年11月当选中共杭州市市委委员。1928年曾回故乡文成,在龙川、中堡、金山等地召开群众大会,宣传革命道理。1929年因策动省会巡察大队第七中队兵变事泄被捕,1930年8月与19位革命同志一起被枪杀。1956年赵刚被追认为烈士后。遗憾的是,赵刚故居未被保留下来。但故居门前还留有两对旗杆夹,上写着:“清咸丰九年,贡生赵玉卿立。”赵玉卿即赵刚祖父。从此旗杆夹也可看到一个家族的荣耀。

     赵超构(1910~1992),笔名林放,为著名报人。1934年任南京《朝报》编辑。1938年任重庆《新民报》主笔。1944年参加中外记者团访问延安,发表系列通讯《延安一月》。1946年任上海《新民晚报》总主笔,并为《人世间》杂志撰写专栏杂文。1949年3月进入解放区。上海解放后,继续主持《新民晚报》工作。曾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等职。著有《延安一月》、《未晚谈》、《林放杂文选》等。

     自古以来,龙川文化便底蕴深厚,并不是一篇、两篇文章所能言尽的。用孙衣言的“文澜不竭”来形容龙川,是再合适不过。(文图/张嘉丽)

堂碑

龙川老街

琴鹤堂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