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赶猫记(散文)

赶猫记(散文)

□ 胡加斋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2/1/122473.html  2017/12/1 9:07:00  错误提交

    秋日的一天夜里,我家的后院传来几声猫叫。第二天早晨,我打开后门一看,只见院子里的杂物堆上蹲着一大一小两只猫。这两只猫外形极为相似,颜色却大为不同。大的一身灰黑,小的一身橘黄。从它们亲昵的情态来看,我猜想它们是一对母女。母女俩惬意地用手抹着脸,乌黑的眼珠子在眼眶里骨碌碌直打转。

     显然,母女俩是昨天夜里从什么地方迁过来的。

     我不管它们,照样买菜、吃饭、上班。

     中午吃完饭后,妻子把剩菜剩饭倒进院子里的垃圾篓里,然后便去厨房里刷锅洗碗。我在客厅里打开电视看新闻,忽然听见妻子的惊叫声:“天哪,怎么这样呢?”我跑过去一看,只见院子里的垃圾篓被倾倒,地上沾满食物的污汁。不用说这是母女俩的杰作。妻子愤愤不平地拿起扫帚要找母女俩算账,母女俩见势不妙便躲进杂物堆的缝隙里去了。

     傍晚下班回家,我和妻子点火做饭。我去拿晾在窗台上的两尾带鱼,只见带鱼的身体没有了,只剩下两个尖尖的嘴巴。

    妻子知晓后不由得咒骂起来:“这该死的猫,来我家捣乱,以后总有你好看的。”说完又拿起扫帚去找母女俩。母女俩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半夜里,后院里传来猫儿你追我赶的声音,我和妻子被打扰得一夜没睡。第二天早上打开门一看,只见院子里一片狼藉:盖在杂物堆上的篷布被糟蹋得像和尚的百衲衣似的四分五裂;地上留下好几堆猫屎;妻子心爱的白菊花被掀倒在地上,花盆破碎了。

    母女俩的胡作非为大大超出了我和妻子的忍耐限度,我俩决定赶走它们。只是母女俩总是躲在杂物堆里,我们一时无从下手。

    邻居提议:泼开水,放毒药。

    我和妻子都觉得那样做过于残忍。我们只想赶它们走,叫它们另投别处,不想伤害它们的身体。我和妻子合计了一下,准备采取两点措施:一是捣毁它们的窝,二是断掉它们的食物来源。于是我们往后便不再往垃圾篓里倒吃剩的食物。只是由于我们都忙于上班,一时腾不出时间去处理它们的窝。

    到了周末,我和妻子戴上手套,整理后院的那堆杂物。母女俩见我和妻子行动了,便跑出杂物堆蹲在院墙上瞪大眼睛看着我们。

    我和妻子把杂物一点一点地搬掉,最终看到了母女俩的窝。它们的窝搭在柴垛的缝隙里,底下垫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干草、布条、棉絮之类的什物。这真是一个温暖舒适的窝啊,我想象着母女俩舒心惬意地躺在窝里的情景。我把窝里的一应什物扔进垃圾袋里,把杂物堆里的纸板扎起来运到街上去卖掉,把干柴捆紧。总之,不让它们有安身的场所。

    整理完杂物堆后,我和妻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想以后再也不要受母女俩的纷扰了。

    夜里,屋外秋风萧瑟。我在床上把身子缩进被窝里,听见院子里传来猫凄惨的叫声。我想一定是母女俩挨了冻在哭喊吧。

    我嘀咕道:“猫啊,你可别怨我,谁叫你尽干坏事。此处不留你,你就另投他处吧。”

    第二天早上,我看见母女俩蹲在杂物堆上瑟瑟发抖。

    我产生了怜悯之意,妻子说要赶走它们就得心狠一点。

    晚上屋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我想要是母女俩还在院子里的话就给它们一块雨布。我仔细聆听,却再也没有听见它们的叫声。母女俩找到新家了吗?要是没找到怎么办?我一夜无眠。

    几天之后,我偶然看到母女俩蹑手蹑脚地走过院墙,它们看了一眼杂物堆又悻悻地走了。

    我想它们一定是找到新家了,只是眷恋旧窝又过来看看吧。

    寒风呼呼,地上起了一层厚厚的霜,这个冬天格外的冷。

    一天傍晚,我和妻子去菜园里割菜,忽然看到一只橘黄色的猫懒懒散散地经过园边的小路。妻子一眼就认出这只猫就是两个月前被我们赶走的那只小猫。小猫似乎比以前长大了一些,只是身体脏兮兮皱巴巴的,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妻子学了一声猫叫跟它打招呼,但“小橘黄”只是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便转身向远处走去,夕阳的余晖在它的身后投下一个孤零零的影子。

    它母亲呢?我的心里像压了铅块似的感到无比沉重。

    我想母女俩被我们赶走之后,或许它们遇到的都如我们一般无情的主人。人们都讨厌它们,驱赶它们,让它们无处安身,它们只好过着流浪的生活。至于它母亲,或许饿死了,或许生病死了,或许被人毒死了。

    回家后,我看见妻子的眼眶里噙满泪水。我也对自己的恶行深深地感到愧怍。我想最好的补救方法就是迎回“橘黄”,不让它流浪,让它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只有那样,我和妻子的心灵才能得到安宁。但自那次在菜园里遇到橘黄之后,便再也没有看见它的踪影了。难道它也遇到不测了吗?我内心的愁绪如夏雨前的乌云一般层层加厚,压得我喘不出气来。

    我想,如果橘黄还活着,或许它还会路过以前住过的地方。于是我便在杂物堆旁用铁皮搭起一个窝,窝里铺上稻草,专等橘黄回来。

    每天早上,我和妻子起床后第一件事便是去看看窝里有没有出现橘黄。

    日子一天天过去,但橘黄始终没有露面。

    转眼到了大年三十,天空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

    大年初一的早上,妻子惊喜地叫起来:“快来看啊,橘黄回来了。”我们一家人连忙跑到院子里去看,只见橘黄静静地躺在窝里,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我们。我打了一个手势叫家人不要惊吓它。

    橘黄一脸憔悴,看来是生病了。我小心翼翼地往窝里放进一块旧的毛毯。妻子端来一碗香喷喷的鱼汤放在窝的旁边。

    春节过后,大地回暖,万物复苏,橘黄从窝里走了出来,我们犹如看到大病初愈的孩子一般欣喜若狂。

    由于有了充足的食物,橘黄再也不去掏垃圾篓了,性情也似乎比以前稳重了许多。

    一天午后,初春的阳光暖洋洋地照着大地,我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小憩。我忽然感到脚踝上暖融融痒酥酥的。我睁开眼睛一看,橘黄竟然躺在我的脚边睡着了。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