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教书第五年(随笔)

教书第五年(随笔)

□ 金邦一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1/30/122469.html  2017/11/28 17:14:00  错误提交

 

    教书第五年;教语文第二年。早上讲《沁园春长沙》,到最后五分钟有学生趴下去了。课堂是这样的:先是七嘴八舌的有几个学生回应,讲得繁琐了,学生就觉得头脑昏沉,最初是勉力支撑,然后慢慢的把手放在桌子上形成一个小三角形的“一”字,然后把头放在上面。

    我说:“确实是我不会教。把很多同学都讲趴下去了。”那些学生很条件反射地一跳,纷纷抬起头来。我觉得很惭愧,因为我讲这话是有私心的,想让我的课堂上无论讲的多不中听,学生都能听一点。然后那些活跃的学生说:“是他们没有跟上老师的思路。”我说:“一堂把学生讲趴下去的课总不是好课。虽然我也听过很多课,没有把学生讲趴下去的课,很少。”我讲这话也是有私心的,虽然大体上这话是正确的。

    我和学生讲:“我不知道这课怎么上,其实高考考课内的并不多,不过如果申发太多,又怕你们考不起来。”这话是确实的,我刚在讲中国秋天诗歌里的“丰收”意象的时候,有个女学生抬起头来,说:“老师,讲课文吧。”所以当有学生问我,老师你原本准备怎么讲的时候,我就笑了一下,接着讲课本上的故事了。

    总之,是我才疏学浅,耽误了的三年时间,也失去了一个融入体制的机会。这个融入体制对于我来也许很渺茫,但多少也是个机会。四年教书之后,那些教坛的权威们不会再允许你犯错——我也不会允许。学校的那些说我不会教语文的老师们,也在等我的错误。一个绝地反击的机会。我教语文的好坏,就是我明年能不能专职教授我最热爱的课程的一个筹码。我希望学生的期中考成绩能好一点,满足了他们的期待,也放松我的紧张。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在和学校交涉通用技术兼课的问题。兼任的课程虽然上课不用多少时间,但是总是要花精力,总觉得自己不能一心的去钻研语文。领导在我交涉的时候先是说可以一心钻到语文上,然后又说还是教通用技术的前途好。总之,是很有领导味的一种答复。明年不要教通用技术课了吧?

     “再说。”

    放眼浙江,以语文老师兼任通用技术的也就我一个。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评级的事情也要近了。其实我是把这个当作一个筹码,对于我来说,评级也是一个不可预料,所以也就不必操心的事情。

    早上在讲课的时候突然想起了《秋声赋》,想起七百年前的一个夜晚,欧阳修听到的风吹过林梢时候的声音。我想那些萧瑟的声响是秋风在骨骼里的声音,只有心情郁郁的人在极静的夜晚才能听到。我的窗户里也经常飞进很多秋虫,他们也感觉到上天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也就迎着我房间里的微光飞来,无非也是想寻求一点温暖。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总是要用扫帚打扫成地的飞虫的躯壳了。

    因为在房间里呆多了。我养成了自言自语的习惯。仿佛说话的是一个我,而听说话的是另外一个我了。有时候我会对飞进来的甲虫们说:“你们何苦放弃甘甜的露水,清凉的月光而躲进这个狭小的陋室,和一个无聊的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低徊。明天早上,你们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只有靠别人施舍的见证才知道你们曾经活过。”我曾经在我的床上看到一只淡绿色的大蝴蝶,张开的翅膀显示出很有美感的苹果形状,细小的身体和宽大的翅膀在不相称中显得异常的和谐。我躺在床的这头,而它在我的脚那边,紧抓着床单,蜷缩在角落里。第二天雨停了,我看着它飞在那晴且高爽的天空,金色的阳光透过高原稀薄的空气而显得很明亮,但我知道再一阵秋雨过后,它的生命也就到了终点。

    生命,在里尔克的诗歌里,是一种可以追求终极意义,不断追求终极意义的存在。看到一棵树,就可以听到树生长的声音,“情人们难道更快乐些吗?他们继续利用彼此来隐藏自己的命运。”写的多漂亮。生命中不能表达的东西在他的笔下成为可能。我想我更像《似水年华》里的斯万,有时候觉得诗歌和艺术是自己最喜欢的东西,但是随着人际的纠结和平静的耽搁,只能自欺欺人的等待这一个救赎时代的来临。我希望这个救赎时代能够早一点到来。不自由,毋宁死。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