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故乡枫情(散文)

故乡枫情(散文)

□ 钟沛康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1/30/122437.html  2017/11/30 13:14:00  错误提交


    小路,连接着乡和乡。小时候我住这乡,到那乡求学,每周在这条路上,风雨无阻,不觉得远。
    如今一条大路,连接着故乡和异乡,我在异乡,故乡的路,有点远。
    夏天的山岭上,出汗了有浓荫,那是高大的枫树,渴了有山泉,那水甘甜清冽。大山像妈妈一样,温柔地呵护着。
    有了公路,这条山路没人走了。特意去重走当年的求学路,小路很熟悉,却变窄变陡了,曾经赤脚走过,现在穿皮鞋扎着疼。
    那时每个周末,从学校背着书包和空米袋,满怀期待,爬上陡硬的石板岭,走过大路背凹凸不平的块石路,再下几里山岭,就看到村口高大的枫树--风水树,看到冒炊烟的家,看到勤劳淳朴的乡亲。
    周日下午则背着满满的米袋和油香霉干菜,走上同样的十里红枫道,去水云峰下的中学住校,那里书声琅琅,情谊浓浓。
    山鸟呼声嘹亮,自由自在。石头光滑,茅草密密地淹没,真的成了古道。
    一路上的枫树更加高耸,树皮皲裂,列为“古树名木”,被保护起来。我也不会走路了,脚被保养,那么久远地离开厚实的土地。
    三十年,发生了莫大的变化。枫树成熟稳重长高长大了,叶子没有变,有的淡红,有的金黄,有的火红,有的紫艳,心型叶片上脉络相连。
    生活在树叶里,才有彩色,四季分明,随风飘扬。生活在树叶里,顺着脉络,那些本色血液,布满大地的河流,令人沸腾,春天很快来临,叶绿素涨满了身心,有根的树,让我们得以生存。
    走在铺满落叶的路上,我已经摇摆不定,就象对待很多事情。
    枫树之木,并无材质可用。然秋有可赏之红叶,夏有可凉之浓荫,枝有可画之虬美,落叶有燃后之钾肥,不正是长处么。
    人各有其才,各有其志,各有其美,各行各业适得其所,宛如山路上,枫与松,草与花,云飞雾绕,和谐美丽。
    山路,你本来就不属于我,而我属于你,这里浓郁的草木气息,能让灵魂宁静而无争。只是攀登的笑语,渐渐地属于了童年。
    红枫古道,有着最自然的美,红与黑,苍遒与艳丽,高大与渺小。城市的游子回归,呼吸新鲜空气,登高望远,细品柴火菜。小时农家子弟,个个怕山岭,挑担难,硌痛肩,压个矮,出行难,磨破鞋,走断腿。而今古道,成了登山锻炼热门之道。两排枫树,依然象农村的父老乡亲,默默无言,春天吐芽,秋天落叶,休养生息。
    山林是寂静的,却不寂寞。走在阳光的缝隙里,蛛丝明白心语。枫叶满径,仿佛新娘走过,留下一地美丽的风光。我心里的爱之道,在你登临之时,刹那激动,落红无数,你可知道它已经等你多久,从前世到今生。
    静静地走,平和的水穿过石头,一缕缕雾飘过山林,布谷鸟歇在树上,偶尔呼唤心里的节气。绕了一大圈,捷径是山间石阶,通向无名的幽深,宛若故事从头开始。
    枫树就像少女,与她约会,天欲雪,细品炉上老酒,她一夜之间脸就红了,我欣欣然醉了。
    多么喜欢行走在乡间,冬天的树沉默着,金黄的菜花开放了,鸟鸣的声音清澈如水。有些山登上去以后是难以下来的,有些人经过事以后是难忘的。
    暖洋洋的下午,从山背后走过,枫叶沙沙地点头,而你却不明白我的心思。翻耕过的沃土,霜冻后松软了。土地很简单,有耕作有播种就有收获。只要相爱,就有简单的守望和无限的美好。在一坵坵旱田里,青菜是那样地齐整,茅草花随风娓娓道来,年复一年的故事。
    水已经流远了,源头在远方,在你的身上。白云栖上枝头,风只是路过。
    一踏上山林田地,脚底就特别舒服,胜过按摩脚穴,城市的繁华已经让人迷失,底线就象田塍被夏日暴雨冲毁。而山风吹来枫香,赤脚的农夫挖出一个个种穴,就这样站立着,倾听锄头与泥石的摩擦声声,看老叟坐在横倒的锄柄上歇息,满足地抽旱烟,远处鸡犬相闻。当我们老去时,也将如田野上的稻茬,众多而相离,枯黄而孤独,直至化为泥土。
    山风刮过丛林呼呼作响,最后几片枫叶残红在岁月枝头,有一种凄凉和执着的美。
    坐看曾经过火的山林,松针掉下来,落到怀里,发出一丁点声响。想像那火烧过来,枫树无法逃走,它只能忍受灼痛,树干黑上加黑,可能没有了生命,也可能来年又染绿。树是被动的一生,又是笃定的一生,风来摇头雨来吸纳,根往下扎枝往上顶,而小鸟筑了个窝,从此树不再寂寞。我也不闲寂,心里都是你。
    太阳下,路边村庄大娘端着碗,白米饭闪耀着油性的光芒。在乡村,心是平和的。小溪流水永远不疲乏,儿童的玩耍永不疲惫。谁会想起当年枫树下,有多少脚印被汗水湿透。松果照样开心地笑逐颜开。想像坐在冬日的阳光下,对饮一杯爱的醇酒,悠悠然。
    秋凉乍起,古枫站立成百年的风景。蚂蚁不停地丈量缝隙。微风吹过,一条曾被惊雷劈过的枝条,新叶簌簌。
    温暖是从秋天开始的,你的抚摸稍作停留,粗糙就有了感觉。
    世事沧桑,小小的枫树,给它一抔土,就会天天仰望蓝天,及至后来,人们仰望高高的枝叶。不必争持什么,人生短暂,让我们站出自己的风格,或红或绿,或繁或简。
    一棵树,在山坡上列队,走到城市的众心,需要多少时间。
    一个人,回望故乡,他总也走不出萦绕于记忆深处的木头房,红枫在炊烟中起舞。
    是谁看你流浪,心怀远方。我们背负一把椅子,随遇而坐,然后对着一张书本夹叶,诉说,是谁牵了不能放的手,是谁前进了又回头。云卷云舒,雨有她,晴亦有她。
    人们匆忙地行路,却无视大会岭白鹭的起飞。俯视的时刻,容易产生空灵。不动的水最容易结冰,我们得活力四射。取舍之间,日子会有不老的新芽。
    必须一次次地走进山林,不然怎么缩短距离,日思夜想的丹红女子!
    皎皎月夜下,清枫睡在山里头。一个人梦中醒来,灯光黯淡,与谁无语,又彼此充盈。一片恍若桃花的影子,荡漾着涟漪。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