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报道 >> 热线追踪 ---- 寻找•生命

寻找•生命

http://www.66wc.com/system/2015/9/23/88731.html  2015-9-23 10:29:00  错误提交

 

(消防、武警官兵转移年迈老人)   

    9月21日上午,记者重新走进了一个半月以前遭受台风袭击的珊溪镇五新村。逐渐恢复平静的村庄里,多数曾经惶恐无措的村民已重拾了昔日笑容,失去老伴陪伴的吴秋绿也正在习惯依靠自己独立生活。就像她自己说的,人走了,生活还要继续。可谁也不会忘记,8月8日的暴风夜雨里,有那么一群人,为营救他人而将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为安慰无助老人而全力以赴进行搜救。就在那一夜,每个人都经历了沉重的伤痛,收获了无尽的感激。

    暴风雨之夜,搜救人员以生命为赌注,涉水背出受困人员
    气势汹汹的暴风雨来了,隆隆咆哮的山洪让曾经宁静的村庄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山洪暴发,寸步难行的受困人员打出了一个又一个求助电话。

    “8号晚上接到家属电话,说他的爸爸被冲走了,我们向上级汇报后,就马上出发进村一边转移人员一边进行搜救。”五新村驻村干部胡日炼回忆着山洪袭来的情景。当时雨越下越大,有些路已被山洪完全淹没,湍急的水流阻碍了没有救生衣等设备的救援人员。停电的村庄一片黑暗,在风雨的呼啸声中,如果继续贸然前行,他们也将成为被营救的对象。

    于是村里的救援队撤回安全地段向上级请求支援,大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赶来的受过专业训练的消防官兵身上。胡日炼还记得那夜所见的场景,从南阳村口到五新村一路到处都是连根拔起的大树,被山洪冲来的大石头……“雨和水实在太大,我们一直想进却进不去,只能靠消防官兵和民兵们冒着生命危险赶赴村内营救受困的人了。”

    8日晚上10点40分,县公安消防局接到求救的报警后便立即出动3辆消防车20位消防队员前往救援。而接到防汛指挥部要求赶赴珊溪镇五新村进行营救的指令是在救援其他受困人员过程中接到的,狂风暴雨中,他们随即赶往现场,可塌方的道路让消防车无法继续前进。由6名消防官兵和3名珊溪镇民兵组成的救援队便冒着生命危险徒步3公里,历时40分钟赶赴五新村见坑自然村。然而,营救道路已完全变成河道,湍急的河流根本无法通行,救援队只能退出来再换另一种方式尝试,最后他们一步一步从山上绕了过去。

    直到9日凌晨1点多救援队才赶到被困人员处,房屋倒塌的地方与他们相距10余米,中间相隔的是根本无法涉水而过的山洪。水位还在攀升,惊恐的受困人员还在对岸叫喊,暴风雨中的房屋随时还会倒塌,还将可能继续被山洪冲垮。环顾四周,消防官兵发现,唯一能通行的只有被山洪冲倒压在对岸的大树,可冒险通行又将随时可能被山洪冲走。危急时刻,他们看着灯光照射下妇女、老人和小孩惊慌失措的脸,当机立断沿着倒塌横亘在河道上的大树缓缓攀爬过去,两头相互配合,用绳索、村民的金属梯等搭起了临时通行道。

    “弟兄们在边上做好保护措施,我们背起受困人员一步一步趟过山洪,当时梯子是架在河道上的,可山洪还是漫过了我们的膝盖,水流很急,稍不留心就有被冲走的可能。”县公安消防局政委彭成志向记者讲述着当时命悬一线的场景。背上背着老人,脚下是晃动的梯子,山洪还时不时冲来石头砸在他们的腿上,踏出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因为倒下了,他们和背上的老人无疑都将面临死亡。一个队员被石头狠狠撞击而踉跄前行,危急时刻边上的队员们搭上一把手,彼此都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困难重重的营救终于结束了,救援队以生命为赌注,成功背出了7个老人与1个小孩。等他们将这些受惊而悲痛的妇女、老人和小孩交由驻村干部们安置后,已是凌晨3点多,一个个疲惫的身影沿着原路离开,匆匆休息几个小时后还将继续进行搜救工作。因为在这一夜,他们成功营救了受困人员,但在他们到达前,已有人消失在了凶猛的洪水之中。

    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失踪人员!

(武警官兵正在清理通往五新村的道路)

     一脚踏出,丈夫瞬间被山洪冲走,妻子亲眼目睹却无能为力
    8日深夜11时,受台风影响原本就睡不踏实的村民吴秋绿被滚落的大石与重物相击的“轰隆”声惊醒。家中就他们两夫妻,窗外的大风大雨让两老开始渐渐不安,于是他们迅速起身打算下楼探探情况,可是到一楼一看,发现大水已经淹没了阶梯,想从正门出逃的愿望落了空。可看着大水陡然升高的速度,两夫妻隐隐觉得,如果再不想办法逃出去,他们很可能会像家具一样被瞬间淹没并冲走。

    于是,吴秋绿两夫妻开始往楼上跑,他们觉得二楼屋后的石板或许会是求生的希望。然而,一片漆黑当中,慌乱的丈夫并不知道,屋后的厨房已经被凶猛的山洪冲刷得干干净净,而厨房上方的石板也已经杳无踪影。

    “当时停电,我什么都看不清,老头子拉着我往楼上跑,想从二楼后门出去,可他就这么跨出去,一瞬间人就被冲没了。我吓坏了,想下楼去找,但根本出不去,隔壁邻居喊起来说看到人被洪水冲下去了,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一脸憔悴的吴秋绿已经接连3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安稳睡过一次觉。

    “我联系到我妈的时候,她在电话里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但我听出来她说我爸爸被大水冲走了。我当时就慌了,我们都在外地打工,但我妈还一个人被困在水中。”吴秋绿的小儿子刘日福告诉记者,当天晚上他和兄弟们一直在不停地打电话报警、联系人,希望有人能进去把自己的母亲救出来。但是山洪暴发,原路根本进不来,除了焦急等待救援队,他们别无选择。“后来到了9号3点多,消防官兵们才把精神崩溃的老人家背出去。”

    刘日福难以想象,当自己母亲眼睁睁看着父亲被洪水冲走却无能为力时是怎样的精神状态。他心底也清楚,被水冲走的父亲估计再也回不来了,但无论如何,也要尽最大的努力找回不知身在何处的父亲。

(警犬正在搜救失踪人员 图/吴昌旺)

    59小时接力搜寻,他们用手搬开石头,没有明确目标却决不放弃搜索
    9日清晨5点,雨开始渐渐小下去,天也开始亮起来,消防官兵带着轻型装备再次进入见坑自然村开始参与失踪人员的搜寻工作。台风肆虐后的村庄,虽然积水已经退去,但却满目疮痍,街道上随处可见树枝、淤泥……原本的稻田已被沙石掩埋,落差近7米的河道与路面也已被山洪冲来的石头完全填平。因为目标不明确,只能依靠人力进行寻找,搜救过程困难重重。

     看着村庄被落石掩埋,吴秋绿一家格外忧心,他们害怕家人被掩埋在了某一处石坑下。于是,三天时间的59个小时里,由县人武部武警官兵、消防官兵、村干部、村民及家属等近60人组成的搜寻队一直在不断寻找。在吴秋绿家附近有一处深坑,家属怀疑人可能被压在了石头下,驻村干部便及时联系镇里请求调来挖掘机进场搜寻,但通往五新村的一段道路被大水完全冲垮了路基,看着路面安全,底下却是空荡荡的一片,行人行走都有危险,车辆就更不用说了。

    因此,9号当天的搜救工作完全依靠人力进行。搜救人员和家属冒着阵阵大雨用手开始搬运石块,大家期盼着下一块石头搬开能看到奇迹。“大家一起用手搬,用木棍撬,开始在附近所有可能的地方搜寻,哪里是可疑点就用手搬运石头。”参与搜寻的珊溪镇人武部长毛海伟告诉记者,这样的搜寻持续了整整一天,就连午饭也只是点了快餐匆匆吃完,直到天黑才停下休息。

    道路一直在抢修,铲车进不来,人工搜救希望渺茫,家属更加绝望了。然而,重灾区里还有一些被围困的老人未转移出来,驻村干部没办法,只能先去转移围困人员。亲戚和村民们便自愿组织救援队,加入毫无目标的搜救。胡日炼说,家属和村民们沿着河道一路寻找,9号一天也没找到,当天下午2点多铲车开进了五新村,10号天刚亮起来,铲车就开始在所有可能的地方不停地挖,每个人都想尽快找到失踪的老人,不管结果如何,都能给家属一个安慰和交代。

    “三天来,从珊溪水库一路找进来,但一直没找到,大家都没怎么休息,我的爸爸正等在某个地方,我们一直要坚持找到为止。”刘日福说道。为了能尽快找到失踪人员,11日上午,县公安局还特地从市公安局警犬基地借调两只警犬协助搜寻。民警在刘日福一家的指引下带领警犬进入村庄开始沿路搜寻遗体,但是,村庄的条件太复杂,加上台风后淤泥和泥沙的堆积,很可能将尸体掩埋得过深进而影响警犬搜寻效果。“已经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但搜救肯定还会继续下去。”文成县公安局副局长林彬彬对记者表示,台风过后,警方每天都出动20余人参与救援,从早上6点左右直至天黑,搜救行动一直还在紧张进行中。

 (武警官兵正在搜索失踪人员 图/刘万铭)

    寻回父亲,他们泪流满面,“找到遗体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安慰”
   “人找到了,在南阳村。”11日下午4时许,经过近59个小时的接力搜寻,毛海伟接到了已找着失踪人员遗体的电话,尚未缓过一口气的他又立即赶赴南阳村处理现场工作。

    三天的不断搜寻终于有了结果,可经水浸泡的遗体已经开始腐烂,大家一边上报情况,一边通知防疫消毒,联系殡仪馆运来冰柜等物品。情绪激动的家属匆匆赶往2公里外的南阳村,除了消防官兵和公安局等工作人员外,他们守在角落里不让任何人靠近。

    驻村干部胡日炼在现场和武警官兵们一起拉起警戒线,帮忙维持现场秩序,他告诉记者,是南阳村的村民在自家屋后的角落里发现的遗体。当时村民屋后角落里散发出恶臭,但是层层树木、石头以及破损的三轮车盖在上面,什么也看不出,于是他上楼在窗口朝外看,隐约看到露出的一点衣角,于是猜测搜救的人可能就在角落里,便下楼上前搬开树枝石头,一只无力的手就这样露了出来。

    随后,消防官兵与民兵开始移除压在老人身上的重物,小心翼翼将遗体搬运出来。在见到亲人遗体的那一刻,激动的家属哭得声嘶力竭。“我们知道,老人家被冲走已经没有生还的机会,能找到他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很感谢所有人的全力付出。”事后,情绪平复的刘日福红着眼眶说道。

    只是他不知道,连日来以泪洗面的母亲该如何平复伤痛。见坑自然村的房屋基本已全部成为危房,废墟当中,失去家园的他们又该何处何从?(记者 文/芳妹 图/逸龙 美琴)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胡芳妹]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深度报道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